Header

2020-01-09 19:45

记者通过运城市纪委2013年12月17日作出的《关于给予孙怀亮开除党籍处分的决定》了解到,孙怀亮的行为已构成单位行贿,该对此负有直接责任,但鉴于孙怀亮的违法行为已经超过追诉期限,不再建议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记者从王师傅拿出的《山西省煤炭公路运销统一调运单》中看到,“供煤单位”一栏填写的是“大同煤运分公司浑源县公司”,“购煤单位”一栏填写的是河北的一家公司,“煤源地”一栏填写的是“浑源”,“出省站”填写的是“马头关”。

“昨天晚上(注:指11月28日晚上)我给送车人花了800块钱,他从浑源县公司给开了虚假的相关票据,我带着这些假票,在马头关煤检站经过核验后顺利通关。”11月29日夜里10点多,记者刚坐进王师傅的拉煤车驾驶室,王师傅就向记者介绍起来,送车人、开票的浑源县公司、马头关煤检站都是相互勾结着的,只要我交钱就能通关,开票只是便于他们分赃,是个凭证。

山西省设立各类煤检站点始于上世纪80年代,其主要职能是代收各种煤炭基金、费用,并查验煤炭销售票、完税证明等各种票据。

与运城煤运公司下属的另一家煤检站——茅津渡煤检站相比,风陵渡煤检站的腐败似乎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据王恩让介绍,今年7月,县检察院派人暗访了几天,很快掌握了风陵渡煤检站收钱放黑车的证据,仅其中一个送车人就退了30多万元。

车行至距离马头关煤检站百十米,看到前方马头关煤检站灯火通明,王师傅断定煤检站还没有撤,为了节省时间,多拉一趟活,他决定掏钱买路过。停下车,他拨通了送车人的电话,一会儿,送车人从煤检站方向开车过来了。经过讨价还价,王师傅给了送车人600块钱。接过王师傅的钱,送车人打电话把王师傅的车号报了过去。5分钟后,送车人告诉王师傅,可以过站了。

王师傅对记者说,他拉的煤是从忻州的煤矿装的,单子上的供煤单位、购煤单位、煤源地都是假的。

到了煤检站,王师傅放慢车速,几个穿着制服的人从煤检站的小屋里走出来,其中一人拿着强光手电筒照了照车牌,然后示意通过。

记者发现,另外一张《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已缴证明单》竟然是复印件,上面显示的开具日期还是“2014年10月16日”。

在从浑源县开车前往马头关煤检站的路上,王师傅对记者说,因为送车人对他说煤检站要撤了,浑源县公司开不出票据了,所以他打算试试运气,看能否不交钱就能过关。

王恩让对记者说,警方通过对小金库1997年至1998年账目粗略核算,金额在800万元以上。当时煤检站的工作人员供认了小金库有400多万元,“当办案人员准备手续去查银行账户信息时,‘上面’不让查了,案件的材料被要求移交给了内勤,查扣的账本则被要求还给了煤检站。至今16年过去了,案件没有进展,成了悬案”。

据运城市纪委监察局2009年7月发布的关于茅津渡煤检站原站长张林违纪案处理情况通报称,经查,张林在2005年9月至2007年7月任茅津渡煤检站站长期间,短短一年零十个月时间,通过私自购买发票,向路经的运煤货车违规收取煤焦专项基金1.18亿元予以隐瞒、截留,并挪用公款6310万元。其中,以单位搞“三产”为名挪用公款4807.5万元用于购买青岛工贸宾馆,挪用公款500万元用于房地产开发,挪用公款701.6万元用于单位经费支出,挪用煤管费201万元作为平陆县大恒兴煤炭运销有限公司经费支出,挪用100万元与平陆县科教局合作办校。在市财政局、运城煤运公司检查中发现张林等人隐瞒、截留煤焦专项基金,要求其停止在青岛购买宾馆的各项活动后,其不仅没有停止购买活动,反而加快了购买步伐,通过股权转让,将工贸宾馆据为己有。此外,张林以各种名义虚开发票贪污26.9万元,解决购买香烟、照相机等个人消费品及为父亲购药费用;在多家旅行社组织单位人员公款旅游8次,挥霍公款109.9万元。

12月15日,记者又电话联系上王师傅,向他了解煤检站取消之后的情况。他高兴地对记者说,煤检站取消后,不再受气了,更主要的是能多挣钱了,以前每趟都必须花给煤检站的几百块、上千块的钱再不用掏了。

有媒体报道,山西取消全省煤检站,有望每年为相关煤炭产运销企业减负130多亿元。

11月29日夜里10点多,经过线人的引荐,记者结识了上述运煤车车主王师傅。王师傅的运煤车是自己驾驶的,他一年四季以拉运煤炭为生。他告诉记者,因为他拉运的煤没有销售票,属于黑车,所以只能给煤检站交钱才能被放行。后来,他认识了一个送车人(指跟煤检站相互勾结的人),便通过送车人来办理相关通关手续,这样能少花点钱。

记者发现,运城市纪委早在2008年6月,在查实张林任职期间截留煤焦专项基金逾亿元并挪用了其中过半公款并造成450万元公款流失的违法事实后,只对其作出了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决定,而没有将其移送司法机关。直至2009年7月,运城市纪委监察局对张林重新作出处分决定,将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当年,张林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11月30日上午10点多,记者在前一天晚上认识的运煤车车主王师傅电话告诉记者,一位同行刚给他打电话说,马头关煤检站已经撤了,他的车已经顺利通过煤检站,没有交钱。

山西省煤检站撤销前后,法治周末记者花费一周时间到山西省最北的大同市和最南的运城市调查采访所了解到的情况显示,煤检站存在的腐败问题的确触目惊心,虽被多次曝光、查处,仍然“前腐后继”,甚至在被撤销的当天还在收钱放黑车,上演最后的疯狂。

大同市纪委监察局的处分通报显示,除了大同煤运公司下属的聚西煤检站、马圈庠煤检站、马头关煤检站、作兴煤检站4家被曝光煤检站的站长被开除党籍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外,受他们的牵连,大同煤运公司三位副经理,因为未能认真履行职责,对煤检站“收黑钱放黑车”问题长期失察,受到大同市纪委和大同煤运公司的上级单位晋能集团党委的严肃追究,都被撤销副经理职务。另有35名涉案人员受到党政纪处分。

“我不知道煤检站具体是什么时候撤的。”王师傅对记者说,反正凌晨5点多他卸完煤从河北返回经过煤检站时,还看到煤检站有工作人员。

与大同煤运系统的腐败相比,山西省最南部的运城煤运系统的腐败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11月2日,当时参与办案的民警王恩让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1998年1月,芮城县公安局经侦科开始调查风陵渡煤检站的偷税问题,很快掌握了大量私制票据代替正规税票的证据,并于当年2月13日正式立案。

王师傅顺利通关。记者看了一下时间,此时已是11月30日凌晨两点多。

王师傅还告诉记者,他听送车人对他讲,送车人拿到手的钱要给煤检站和浑源公司分去一大块,像昨天的800块钱,送车人只能挣上50块钱。

“那些票据对别人来说,就是废纸,谁偷它干啥?所以,不能不让人怀疑这里面有鬼。”王恩让对记者说。

今年4月4日和5月18日,央视《焦点访谈》和《经济半小时》节目分别曝光了大同煤运公司下属的聚西煤检站、马圈庠煤检站和马头关煤检站、作兴煤检站内外勾结、报号通关,对黑车收取黑钱放行的丑闻。

“公司只负责职工的基本工资,站里的食堂、空调、供暖、日常开支,还有职工的保险,公司都不管,必须站里自己解决,站长们有压力,不得不想着法子弄钱。”11月28日,位于广灵县境内的一家煤检站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自从中央电视台连续曝光后,全市煤运系统已经有四五个站长辞职,还有几个站长想辞职没有被批准。

11月29日,记者从大同市纪委监察局的官方网站了解到,经查,2013年10月至2014年4月,上述4家煤检站利用稽查处罚无票煤炭的职权,违规放行无票证运煤车辆,非法收取放车款共计3544.9万元。大同市纪委监察局研究决定,给予这4家煤检站的站长开除党籍处分,并将他们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12月2日,芮城县公安局的民警王恩让向记者透露说,今年7月,因为收黑放黑,风陵渡煤检站有十几个人被芮城县检察院以涉嫌贪污被刑拘,目前有4个人被起诉到了法院。

深更半夜,出了荣乌高速,前往马头关煤检站的20多公里路上,拉煤车络绎不绝。距离马头关煤检站还有几公里的路边上的多家饭店前停了数百辆跟王师傅一样的拉煤车。

“风陵渡煤检站私印票据、偷漏税款的案子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到现在还没有销案,根据刑诉法的有关规定,说孙怀亮的违法行为已过追诉期限,根本就是错误的。”作为当时的办案人员,王恩让表示不解。

11月30日晚上7点多,记者从浑源县驱车百余公里赶到马头关煤检站查看实情。这里已经人去房空。借着过路车的灯光,记者发现房子的玻璃窗户上贴有一张用a4纸打印的落款日期是2014年11月30日的《通知》,上面盖有马头关煤检站的印章。该《通知》的内容是:“接上级公司通知,2014年11月30日起,马头关煤焦管理站不再查验相关票据,并停止开具山西省煤炭销售处罚票和可持续发展基金。”

马头关煤检站坐落在大同市下辖的灵丘县县城东南30公里处的108国道上,距离河北涞源县城20多公里,是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同煤运公司)拥有的12个出省煤检站之一。

记者获悉,早在1998年,芮城县公安局曾立案调查风陵渡煤检站偷税问题,但时至今日,该案仍无进展。

2013年1月开始,“山西房媳”事件被媒体持续曝光,省纪委、市纪委迅速组织查处。运城市纪委监察局官方网站2014年4月30日发布的《通报》显示,孙怀亮为牟取单位非法利益,违规给芮城县公安局转款,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位于芮城县的运城煤运公司下属的风陵渡煤检站,虽然其业务量在全省最小,然而,其贪腐程度却令人瞠目。

“大同煤运公司下属的各个煤检站都长期存在有诸如收黑放黑的腐败问题,这在当地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也经常被一些小网站曝光,但都没有事。如果这次不是被中央电视台曝光,这些人可能还不会被查处。”大同当地一位媒体人向记者感慨。

据媒体报道,风陵渡煤检站的首任站长孙太平,就是媒体报道的“山西房媳”张彦的公公,他曾任运城煤运公司经理、运城市财政局局长,“山西房媳”事件2013年1月被媒体曝光后,孙太平受到了留党察看两年、撤销正处级待遇的处分。1993年孙太平调到运城煤运公司任职后,风陵渡煤检站站长由其侄子孙怀亮接任。孙怀亮2005年调任别的煤检站站长,孙太平内侄卢高春接任风陵渡煤检站站长,直至2013年年底被查处。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看到山西决定全部撤销省内煤检站的新闻报道后,众多网友纷纷跟帖吐槽。

11月18日,山西省政府决定:从今年12月1日起,全部取消对相关企业的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管理行政授权;全部取消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票据;全部撤销省内煤炭、焦炭公路检查站和稽查点;12月31日前,全部拆除省内各类公路煤炭、焦炭检查站和稽查点的相关设施。

记者在大同市采访期间,有线人爆料,尽管多次被媒体曝光,被相关部门严肃查处,但这里的煤检站仍不思悔改,不汲取教训,照样我行我素,继续干着吃黑放黑的违法勾当。于是,记者决定随机暗访马头关煤检站。

王恩让介绍说,当年的2月13日,警方在煤检站的一个杂物间发现了十几麻袋已经使用过的票根,都是私制的票据,警方将这些票据封存,将查获的小金库账本带回了公安局。但就在那个晚上,风陵渡煤检站向公安局刑侦队报案称失窃了。

据媒体报道,风陵渡煤检站的老职工郑国曾对媒体称,风陵渡煤检站私制票据大约从1990年就开始了,1995年到2005年间最为严重。

在谈到此次改革的原因时,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在11月27日山西省政府召开的全省煤炭、焦炭公路销售体制改革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上讲话指出,现行体制政企不分、垄断经营、票据繁琐、关卡林立、监管方式落后,也为徇私舞弊、吃黑放黑、权力寻租、滋生腐败留下了土壤和空间,若不对这样的体制进行改革,就会严重影响山西省煤焦领域的反腐败斗争,严重影响山西省政治生态,推动这项改革,是实现净化政治生态、实现弊革风清、重塑山西形象、促进富民强省的具体举措。

该通报还称,谢晓波在2007年9月接任茅津渡煤焦管理站站长后,于2007年12月、2008年1月组织本单位130余名干部员工分别赴海南、云南旅游,支付旅行社费用共计91万元。